开心文学 > 其他小说 > 我的神秘赶山异闻 > 第711章 死到临头
狂刀终于老实了,断了一条手臂,又被张浩打的吐血残废,他此时只想保住半条命,至于手下和所谓的产业,都不过是身外之物,能保则保,保不住自然是要先保护自己性命。

张浩拿着地图左看右看,发现此地并不是恶人谷。

狂刀的产业,莫非并不在恶人谷,而是藏在他处?

但如此一来,狂刀怎敢保证手下不背叛?

要知道,恶人谷可不是什么和善之地,在这里做生意,既要防备被人下绊子,又要防备手下叛乱。

而大佬们首要考虑的,并不是维持产业增速,而是防范手下判定。

满恶人谷打听打听,所有人都有一个共识,手下必须在咫尺可见之处。

但凡把产业藏在深山之中,不出三天必定会出事。

“老大,您在看什么?”

陈立久注意到张浩的目光,若有所思的问道,这地图看起来没什么不同,皮质是羊皮,有些特殊,但也可以解释。

狂刀有很多钱,这些钱又花不出去,不在这些无用之处穷讲究,还能有什么用处?

张浩指着地图上的几个红点,淡淡的说道:

“如果你是老大,你会不会把做生意的仓库,放在这么远的地方?”

听闻此言,陈立久想都不想就连连摇头,脸上还带着一丝古怪的笑意。

“老大,您别开玩笑,我怎么能把东西放在这里呢?”

说着,他指了指地图上的几个红点,脸上愣了一下。

张浩不会随便问问题,但眼前的红点,又的确是出自狂刀的地图,莫非这里就是贩卖人口的窝点?

他的心中顿时一惊,又仔细看了一遍,随后似乎发现了什么。

“老大,你等一等,我去拿个东西。”

陈立久说着,小心翼翼的走到桌旁,从书架上拿起毛笔和一瓶酒。

随后,他又找来一块抹布,沾着酒水在地图上擦了擦红点,下方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夹层,而这地图表面,竟然出现了一层淡淡的油脂。

这一层油纸,似乎可以被酒精溶解,但是又不伤害下方地图。

如果只是正常观察,无论是透过什么角度,又或者打湿地图,因为油脂的关系,都无法看到中间的这一个夹层。

张浩目瞪口呆,没想到这地图,竟然还另有玄虚。

要知道,地图不同于其他,张浩可以用地脉之气探查地下的遗迹,就比如之前楼中里的东西。

但是这地图夹层怎么查?

“先生,问题解决了,您再瞧瞧这地图。”

陈立久仔仔细细擦了一遍地图,表面的一层被完全擦去。

仍就是一幅地图,但是这幅地图,却已经变了样子。

之前的地图,红点在群山之间,虽然依旧是恶人谷附近,但距离此地却很远。

而这幅新的地图之上,出现的是恶人谷周边山脉,距离恶人谷,只不过一两公里而已。

这个距离虽然依旧超过了恶人谷的范围,毕竟直线上的一两公里,不同于山区群山之间,直线行走一两公里,很有可能要花费数天的时间。

张浩还记得以前爬山,望山跑死马,一两百米的直线距离,足足花费了六七个时辰。

而在平地之上,哪怕是再不擅长运动之人,一两百米,也只用花一两分钟罢了。

山区之中危险极多,但隐秘也极多。

张浩拿着地图,重新走入房间之中,狂刀本来还在装样子,见到张浩手中的地图之后,脸色却猛然一变,原本略带血色的面孔之上,已然变成了惨白之色。

“我没想到,你竟然还跟我不老实。”

张浩淡淡的看着狂刀,非常的无奈。

对他而言,狂刀会不会改邪归正,其实都无所谓。

他在乎的是自己的付出,有没有得到尊重。

张浩解决了鬼娘花,又救了狂刀的性命,本以为凭借这两桩事情,能够感化狂刀,然而现在看来,他还是太幼稚了。

他把狂刀想的太好了。

狂刀分明是瞄准了他的心理,故意为之。

如果不是陈立久看出了地图的端倪,他险些被狂刀的调虎离山之计骗走。

“一张地图,让我望山跑死马的同时,还离开了恶人谷,给你争取了时间,而你却不管我的危险。”

张浩淡淡的说道,将地图拍在了桌子上,随手拿起了茶杯。

茶杯中的茶水滚烫。

狂刀目光飞速转动,显然是在寻找另外的说辞,然而还没等他想出借口,张浩却猛然一挥,茶杯中的茶水,顿时泼在狂刀的脸上。

只听到一声嚎叫,狂刀如同被开水烫毛的野猪,发出了凄厉之极的惨叫。

开水烫在他的脸上,顿时在他脸上留下了一个个烫伤疤。

“我说,我什么都说,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

“你是好心人,我不应该骗你,我现在知错了,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狂刀惊恐之极的说道。

张浩不发威,他以为张浩好糊弄。

而现在,他无论在说什么,张浩都不会再信他了。

“我只给你三句话的时间,我问一句你说一句,再让我发现你骗我,我会让你清楚,死从来不是最可怕的东西。”

张浩冷冷的说道。

听闻此言,狂刀连连点头,惊恐不安的望着张浩,再也没有一丝侥幸心理。

张浩问了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仍就是贩卖人口的基地。

哪怕点名位置,也会有杂草和土石阻挡,极为难以寻找。

“老大,我在山上留了记号,只要您找到一块鹰嘴岩,在顺着鹰嘴岩向南200米,就能看到我的洞口。”

狂刀老老实实的说道。

张浩冷冷的盯着他,直到确认狂刀没有说谎,这才点了点头,问出了第二个问题。

“鬼娘花,从哪里发现的?”

鬼娘花从来不是单一存在的野花,想要将这种花朵绽放出来,既需要地脉之下的鬼新娘,同样也需要一定的阴气聚集之法。

张浩能想到的办法只有一个,布置大阵。

但是如果布置法阵,又会遭遇另外一个问题,这里不是藏龙山,没有藏龙山的各种条件。

在此地布置法阵,往往不会得到什么好结果,反而会因为材料过于脆弱,地脉气息过于杂乱,反噬自身。

狂刀能够发现鬼娘花,说明对方克服了这些难题,莫非在这恶人谷之中,还藏着一位阵法大师?

张浩默默的想着,心中冒出了第三个疑问。

“老大,这是我几年前参加恶人谷大会时拿来的,这个人你应该也认识,他就是恶人谷之主,被誉为亡命之主的陈木河。”

狂刀不敢迟疑,立刻出卖了陈木河。

张浩微微一愣,心中惊讶无比。

<div class="contentadv"> 这个人竟然是陈木河。

他用一枚地脉之核,勾出了陈木河,而陈木河此时并不在恶人谷。

如此说来,自己还真得去一趟城市,先找到小美,才能确认此人的具体位置。

算算时间,小美等人已经回到城市了。

“最后一个问题说完之后,我立刻放你走。”

张浩说道。

狂刀咽了一口唾沫,拼命的点头,眼中多出了一丝渴望。

他真有活命的可能吗?

这位先生,看着不像是会骗人的样子。

只要再回答一个问题,自己就能逃脱升天。

只要能活下来,自己一定改邪归正,去庙里烧香,给菩萨塑金身,以求他们在天之灵保佑。

“你到底杀了多少人?”

正当狂刀满怀希望之时,张浩的问题,回响在他的耳边。

狂刀顿时一愣,呆呆的望着张浩,几度张口,却又发现说不出话。

张浩伸出了一根手指,代表着已经过了一分钟。

一共只有三分钟的时间,每过一分钟,死神的镰刀,似乎便靠近一分。

狂刀急得满头大汗。

人命大于天,而他杀了太多的人,却已经记不得死过多少人了。

“老大,您能不能换个问题,死多少人跟你也没有关系,您说对不对?”

狂刀急忙说道。

张浩能探测话语中的真假,所以他不敢在欺骗张浩。

“我是恶人谷之主的心腹,我还有十几个盟友,他们个个都是穷凶极恶之徒。

老大,你要不要听听这些人的消息?我保证您不会失望!”

“您如果对消息不感兴趣,我也可以跟您说宝藏,恶人谷中有很多宝藏,大都是各方走私人员偷偷藏起来的宝贝,这些宝贝加起来,至少也值几十个亿。”

“老大,您说句话,只要您点头,我马上把这些消息都告诉您。”

“我什么都不要,只求你能看在我给消息有功的份上,饶我一命。”

狂刀眼巴巴的看着张浩,期待张浩点头,然而回应他的,却只是张浩的又一根手指。

三根手指已经竖起来两根了,两根代表着他只剩下最后的60秒。

倒计时再继续,狂刀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丝的惊恐之色。

“老大,您就算知道我杀了多少人有什么用,难道你还能复活他们吗,这些人都是该死,我杀他们在替天行道!”

狂刀心情崩溃了,拼命的辩解,额头之上不断冒出冷汗。

张浩淡淡的看着他,悠悠的叹了一口气,伸出了最后一根手指。

时间还有至少20秒,但他觉得在浪费时间。

“你还是不明白,我让你回答问题,你就老老实实的回答,为什么要反抗呢?

你在这里狡辩,就等同于还是有侥幸之心。”

张浩说完,伸出了手指,点在狂刀的额头之上。

一股地脉之气,钻入狂刀的额头,顿时将他的大脑封锁起来。

地脉如同一根根尖针到刺一般,悬挂在狂刀的大脑内圈,只要张浩一个命令,他的大脑就会被万针穿孔而死。

狂刀呆呆的望着张浩,发现自己只是有些头疼,但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损伤。

他呆滞不已的望着张浩,不清楚张浩做了什么。

“我在你的脑中留下了一根针,从现在开始,这根针不仅仅能威胁你的性命,还会探知你脑中的任何反应。

你每狡辩一句,这根针就会撞到一毫米,当超过三毫米的时候,它就会变成一根尖刺,从你的天门灌入你的心脏。”

张浩笑呵呵的说道,手指如同一根天雷,从上落下,猛的砸在狂刀的额头。

狂刀两眼一翻,立刻昏死了过去。

张浩没有用手段,狂刀只是被自己吓昏了。

谁能想到,狂刀竟然被几句话,就吓得昏死了过去。

若是传出去,狂刀还有什么脸面可言?

“老大,准备好了吗?”

外面传来了一阵动静。

陈立久好奇的看向屋中,却立刻收回目光,嘿嘿笑道:

“老大,你是不是把这家伙吓昏过去了?”

他一眼就看出了狂刀的姿态不对,一般昏过去的人,身心不会抽搐,而狂刀不但身体抽搐,更关键的是,他明显已经被吓尿了裤子。

“你去给他换身衣服,再帮他包扎一下伤口,不要让他死掉。”

张浩淡淡的说道,给陈立久摊派了一个新的任务。

听闻此言,陈立久刚刚露出来的坏笑,顿时僵在了脸上,随即一脸无语的走上前来,拽着狂刀,像是在拽着一个死人一般,向外走去。

“兄弟们,咱们来活了,把这个家伙洗一遍。”

陈立久在外面,大呼小叫。

张浩坐在房中,翻了翻屋里的箱子,发现里面除了一些银行支票以外,还有几本古书。

这些古书和盗墓有关,讲的是某一朝代中的古墓大案。

张浩翻了翻,发现其中并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应该只是狂刀打发时间的古书而已。

此人真是古怪无比,明明有不少手下,打发时间的时候,却找几本古书看。

莫非狂刀出生于某个世家,看古书是小时候养成的习惯?

张浩不做多想,将这些宝贝统统打包,塞到了一个背包里。

狂刀没有存钱的习惯,无论是有多少钱,都会让人去城中兑换成支票。

如此一来,张浩便减轻了几分压力。

行走天下需要钱,都说一分钱能难倒英雄汉,张浩以前的感受不深,但现在却感受颇深。

如果不是因为钱,他也不会接触到恶人谷。

解决完这里的麻烦之后,自己就去城里弄点钱,换一个有钱人的身份。

如此一来,就不用过苦行僧一般的日子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