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文学 > 修真小说 > 异世低调修仙 > 第一百八十三章 悟道
  看,那个昆仑山据说和某个师祖关系很好的家伙,以为有凭仗了,不把慕容无双放在眼里,得罪了他,现在,悲剧了吧!
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
就是这个道理,你张云扬好好的一头猪,就不要让自己“肥壮”起来嘛,偏偏还得意的对人家说你“肥”,这慕容无双不找你开刀,那找谁去?
很多落霞谷的高阶弟子,都是一副看好戏的在心中想道。
就是慕容无双看到了这个新规则,心中都是一惊,还以为自己是眼花了,又或者是自己曾经梦游过,到了老祖哪里找过老祖为自己的事情哭诉过,所以老祖才想出这样的一个阴损的一着来呢!
但是,这其中,却是有一个人心中非常的担忧,也知道事实的真相并非如此。
这个人就是昆仑山下的小老头张师祖。
他和老祖曾经在昆仑后山相遇过,知道了灵尊的想法异动之后,对张云扬是更上心了,然而,现在这新规则一出来,他这个明眼人自然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奥秘。
看来,这老祖对于张云扬的寄望也是不小啊,也许,搞不好,要是让张云扬出线遇到了慕容天才的话,还真有可能会演出一场火星撞地球的好戏,到时候,这老祖不和自己抢徒弟才怪!
这个时候,昆仑山脚下的小老头可是心忧如焚,想着自己该如何避免他最不想看到的局面出现,就连和他对头了几百年的李巨石都给忘到了一边,让那个家伙差点阴谋得手了。
“师弟,你怎么了,脸色怎么一片苍白,叫了你好几声都没有反应。”这个时候,正在张云扬心中咬牙切齿的时候,那个李胖师兄出声问道了。
当他说到和张云扬有同样的蛋疼的感觉的时候,张云扬就陷入了一种旁若无人的莫名恍惚中,似乎正在自己的心中幻想着死对头正在怎么被他蹂躏践踏一般。
这种样子,李善师兄可是非常的熟悉,因为他有无数次从镜子中看到自己的这副模样,都是在对昆仑山脚下的那个小老头在幻想的时候,都会出现这副表情,所以当他看到张云扬的这个表情后,立马是知道了张云扬一定是沉入到了自己的幻想当中,正在痛扁着某个自己痛恨的家伙。
这可不行,他今天来可是有大事情的,就算是不能将不同物种的并蒂莲种植技术弄到手,那怎么的至少也要看一看吧,自己的信物都交出去了,难道还不允许自己看一眼,这是什么笑话嘛!
你真当我是一个跟班的了?
你看我一个结丹后期的大高手,长的像是跟班的样子吗?
李善师兄自然是很不爽,短打断了张云扬沉醉的幻想,让他回归到现实当中。
“呃,不好意思,师兄,师弟刚刚想到了一些很搞笑的事情,所以一时都有些忘形了,我还是带师兄在我这药圃中四处看看吧,这里面,可是有大秘密的,就是李师祖来了,都会对那不同物种的并蒂莲视而不见,而是将所有心神都放在这个药圃当中。”张云扬很有自信的说道,然后一马当先,带着那李善师兄向着药圃的中心走去。
那个阵眼,八卦太极图的阴阳眼地点走去。
而李善师兄,却是像是一个跟班一般的,走在了他的身后,但是,正因为是走在张云扬的身后,所以张云扬才没有发现,当他带着这位李善胖师兄走进那药圃当中的时候,脸色却是异常的精彩纷呈了起来,就是翻书一般,一页一页的神情不断的快速翻过。
不错,在走进药圃之前,那李善就已经感觉到了这药圃的一丝不同,但是他也没有往深处想,毕竟一个引气期阶段的修仙菜鸟,是不可能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出来的。
但是随着他在张云扬身后的深入这个药圃,他才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
这个药圃,刚刚在外面的时候,你可能只是感觉到有一些异样,似乎很舒服,很自然吗,和这里的天然地势结合的很紧密,仿佛他原本就是如此似的。
但是,当你走进其中,你又会发现有所不同,这里面的一切,似乎是别有玄机,别有洞天,就仿佛是自成一格小世界一般,让人有种怪异的感觉。
怎么说呢,就说是一只小麻雀,五脏俱全的感觉。
仿佛,一格世界所具备的基本条件,在这个才方寸大小的药圃当中,全都具备了一般。
这就让这位别有心思的李善师兄震惊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这绝对不是一个引气期的弟子能够做到的,就是自己,不别说是自己,就是自己的师父,落霞谷的老祖,都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李善的心中,激起了惊涛骇浪,眼神震惊无比的瞪着走在他身前的张云扬的身影,死死的盯着他,仿佛是要在他的身上盯出一个窟窿来,好看清楚张云扬似的。
对于这个引气期的低级弟子,从此刻起,李善是不敢有一丝小瞧的意思,在他的心中,还有着一个让人惊讶的想法。
莫非,这个引气期的弟子是一个丹药大神通者的前辈转世重修的,所以虽然现在没有回复记忆,但是却还有一些感觉,能够布置主来这样一个让人震惊的法阵环境?
要不然,怎么解释只是一个引气期的低级弟子,就能够种植出来不同物种的并蒂莲,并且自己布置的药圃,都有一种天然自成一个世界的感觉。
没错,只有这个解释才合理了!
李善的眼眸深沉如水的盯着张云扬的背影,如是想道。
而当他走到了张云扬此时已经停下脚步的地方的时候,心中的这个想法是更加的深刻了起来。
因为,原本在他看来,那些在路边小道上的一些种植的药草和天材地宝,原本是凌乱不堪的,好像是东一块,西一块,被狗啃过一般的样子,但是当他走到了张云扬停下脚步的地方的时候,却是莫名的突然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就好像是千头万绪无从抓起的麻花结,但是当你决定放下的时候,只是一个不小心的随意的一抖,那麻花结就如同仙女散花一般的解开了,那种奇妙的,惊喜的,不能自信的感觉,是那样的让人心中涌起巨大的喜悦。
当真不是旁人能够理解的。
就好像是看透了重重迷雾,走到了真理世界的尽头一般,有种天地合一,我为中央的感觉。
自己,就好像是整个世界的心脏一般。
是的,就是心脏!
整个世界的心脏的感觉!
眼眸再次的抬起,深深的遥望高空,从一个幻想的角度遥想,李善似乎又有了心的体会,他仿佛是看到了自己正在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端详着这个微小的自成一个世界的小天地。
这地上的一块块不同草药天材地宝的种植区,就如同天上夜晚飘渺星空的繁星,发出亮晶晶的光芒,犹如琥珀玲珑的宝石一般,是那样的耀眼。
他们东南西北,毫无规律,杂乱纵横交错的散布在天地中,就好像是有一个无知的顽童,开心的在一个巨大无比的棋盘上点缀着晶亮的棋子,粗一看,杂乱不堪但是细一看,却是蕴含的了天地的至理。
而最让李善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在药圃的中轴线上,还有一条小道横贯整个药圃的南北,但是不知为何,却让李善有种九天银河横贯长空,穿过广阔的中天,直挂沧海的感觉。
哇靠!
这一刻,李情不自禁的老泪纵横,两颗水汽云雾一般的闪现而出,滴落在地面上。
李善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心情,不由自主的仰头看天,生怕自己要是低头,那眼泪就会夺眶而出,浇熄灭他心中那团微小的希望的生命之火。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李善突然的想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那个还没有进入修仙界的时候,在他记忆深处中的一个身影,一个女人的身影。
事情也许过去了很久,也许是几年,也许是几十年,又也许是几百年,反正已经不知道是多少年了,但是那一幕刀刻斧琢一般的身影,却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一切似的,让李善情难自禁,不能自己。
他还记得那一天,她说的话。
“我怕我会哭出来,视线会模糊,看不清楚你的样子,我怕眼泪流出来,会浇灭了你对生命的渴望火花,记住,忘了我吧!”
记住,忘了我吧!
你到底是要我记住,还是要我忘记啊!
还是仅仅是要我,“记住”了“忘记”!
那一句话,就像是昨天才说过的一样,至今言犹在耳,但是所有的一切,却在第二天就整个的变了,翻天覆地一般的变化。
李善的眼神,凄苦莫名的看着昆仑山百药苑的天空,呆呆,愣愣,冷冷,的出神,山空中,遥远的云深不知处,有着一朵朵山岚,飘逸的浮游在李善的眼眸深处,恍如轻纱,衬托着云海,仿佛是青烟一般,有若实质,清而不散。
我们曾经彼此,泛舟在你眼中的眸啊!
要我如何忘记,当真如何忘记?
只能是——“记住”了“忘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